`
飆馬商學院

用商業的力量提升社區治理水平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時間:2020-02-25 11:40

社區治理,專業化的服務機構仍然不足

這幾天,一段“漢罵”視頻在網絡上流傳。視頻中,一位剽悍的武漢婦女言辭犀利斥罵社區和中百超市。那位婦女質問社區“究竟做了什么”,并指責中百超市在銷售食品時捆綁銷售衛生紙。實際上,被罵的兩方多少都有點冤。

本次疫情,大家再次見識到了政府在隔離上的高效率。社區管理機構作為政府功能的延伸部分,在執行隔離秩序上,也具有眾目共睹的效率。但,說到生活服務,那并不是管理機構的專業工作。現代社會,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情才是高效的。不過,被罵的社區已經回應,“現在業主每天把需要購買的物品進行登記,我們整理好了之后,就去超市購買。”

但無論如何,社區的力量都是遠遠不夠的。一位武漢市民寫道:“小區封閉、居民禁行的最大難點在于物資配送。目前武漢市內居民約一千萬人口,按照昨日‘武漢發布’通告里的數據,漢陽某社區六千戶一萬多人口,社區人員努力之后也僅是配送了27戶的蔬菜工應。”“就我所在的社區,也被明確告知,他們的配送能力僅能照顧到居家隔離的疑似患者或個別有出行障礙的人員。”

由于這一現實問題,在武漢,指定營業的超市前,排長隊、搶購仍然存在,這顯然是不利于抗疫的。

這段“漢罵”視頻和這位武漢市民的話,提醒人們,在抗疫進行到中段時,該反思一下城市的社區治理體系問題了。只有盡快完善社區治理體系,才可以亡羊補牢,讓城市低風險發展。

物業管理公司明顯提升了社區抗疫水平

社區管理機構的努力,是一種自上而下式的。對于救災,明代袁宗道說道:“令上賑之則難,令下民自相賑則易也。”這提示人們,人們通過民間自治組織、商業組織互相幫助,可以大大降低抵抗災難的難度。

疫情期間,一些品牌物業管理公司表現突出,印證了袁宗道的話。

例如在香港上市的物業管理公司藍光嘉寶服務,在疫情中拓展“無接觸經濟”,為業主提供跑腿服務。藍光嘉寶服務收集業主購買清單,派人幫業主去超市購物;業主可在藍光嘉寶服務的APP“嘉菜園”選購新鮮果蔬,藍光嘉寶服務派人送到業主門口,全程無接觸。

做這些生活類的服務工作,本身就是服務行業的物業管理公司,顯然比社區管理機構更專業、更高效。尤其是品牌物業管理公司,其服務質量經常會得到業主的贊賞。疫情中,這種商業化的社區生活服務模式,業主受惠,物業管理公司也能增加收入,是雙贏的選擇。

除了生活服務,藍光嘉寶服務還進行防疫消殺、全方位布控、園區人員排查、人車控制、信息建檔聯動、環境消毒、宣傳巡查等工作,幫助購買、分發防疫物資。這些都是疫情期間社區治理的關鍵工作,由物業管理公司來做,比非專業公司來做,效率更高。

萬科物業成立了疫情防控專項工作組,代號“長江”。這個行動小組,由CEO朱保全擔任組長,設立安全組、客戶組、經營組、信息組,建立疫情信息平臺等,效率較高。融創、雅居樂、碧桂園等品牌物業管理企業,也都加強了相關的服務工作。

易居企業集團旗下品牌克而瑞進行的近5000份業主對物業調研問卷中,25%業主反饋小區沒有物業,希望有物業服務,而品牌物業公司服務的業主中,85%表示滿意。

未來超級城市的社區治理,應該更充分地借助商業化的物業管理公司的專業能力,提高社區治理效率。

開放的城市體系需要物管高度參與社區治理

根據國外的研究成果,在同一城市體系下,城市規模每擴大一倍,GDP、人均工資增加1.15倍,同時,治安案件、傳染病也增加1.15倍。所以伴隨城市規模的擴大,風險也在擴大。

從系統論的角度來看,分散化的系統風險更小。因為分散化讓系統的各個組成部分可以更靈活地解決局部問題,避免局部問題發展成為全局性問題。

在享受城市化規模紅利的同時,中國也需要改善城市體系,把城市體系改造成更加開放、自治程度更高的體系,這應該是疫情之后城市社區治理的發展方向。

品牌物管企業適配中國這種城市化進程的方向。如,藍光嘉寶服務項目遍及全國近70個城市,在春節期間,共有1000名管理人員堅守崗位,8000名物業一線員工沖鋒在前。

物業管理公司對社區治理的關鍵作用,在疫情爆發之前就已經得到政府的重視。中發[2017]13號文件《關于加強和完善城鄉社區治理的意見》中,把物業管理作為城鄉社區治理的五個短板之一提出,中央要求通過改進物業管理服務來提升社區治理水平。

而對于品牌物業管理企業來說,這種作用是主動作為的,有著內在化的動力。在疫情發生后,藍光嘉寶服務就結合運營實際,藍光嘉寶服務立即建立《防疫工作維護標準》、《防疫重點崗位作業標準》、《防疫謠言須知》等標準下發,通過公司內部系統、微信等工具進行線上培訓,并組織線上考試,確保員工掌握專業防疫知識。同時,針對各項目員工的防疫物資、生活物資保障進行部署,確保儲備。

住房城鄉建設部房地產市場監管司副巡視員陳偉曾經提出,從社區管理到社區治理,一字之差,內涵卻非常不同。“過去社區管理過于依賴政府這一單一主體,忽視其他社區成員的主觀能動性,社區治理則注重發揮社區生態中不同主體各自的獨特作用,強調匯聚多方主體共同參與。”

不同于作為政府延伸功能的社區管理機構,物業管理公司和小區業主之間的關系,是商業上的受托與委托的關系。物業管理公司的工作體現的是業主的自治意志。業主委員會也秉承業主大會的意志行事,也體現業主的自治意志,但業主委員會的工作主要是協調、處理小區各方的利益關系,而不是提供服務。只有業主委員會和物業管理公司結合,才能更好地貫徹業主的自治意志,并和社區機構綜合構成較為完善的社區治理體系。

而且,作為市場主體,物業管理公司也更靈活,與業主關系更加貼近。比如,業主配合和人員排查是封閉管理的難點。對于在管物業,藍光嘉寶服務未采取“一刀切”的方式,而是結合當地社區、相關政府部門要求執行小區封閉管理,并根據業主生活、工作不同需求,制定不同通行卡,機動、人性化管理。

經濟學界有一個名言:“商業是最大的慈善。”像萬科物業、藍光嘉寶服務這樣的品牌物業管理公司,通過高效的商業化的服務,可以在每一個局部降低風險,從而也就降低了城市體系的整體風險。無論是防疫、抗疫,還是降低治安案件,物業管理公司均可以發揮巨大的作用。

藍光嘉寶服務所服務的小區,業主滿意度上升,物業管理費的收繳率明顯上升,這說明,業主們也意識到優質的物業管理服務的日益重要。

2月17日,萬科物業已宣布啟動20000人的招聘計劃。萬科疫情期擴大招聘,這意味品牌物流管理公司對行業的前景非常看好。物業管理公司對于社區治理的重要價值,將會得到更多人的認可。

上一篇:中國商業的反脆弱思考 下一篇:沒有了
Copyright © 2008 Perfcet Mark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備11004787號-2
×

歡迎撥打一對一免費咨詢電話:

13816360548

您也可以咨詢我們的在線客服

在線咨詢

QQ咨詢

吉林长春麻将吉祥棋牌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直播 朋友局河南麻将一直输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百度彩票 黑龙江p62开奖公告l 亿赢配资 云南11选5分析软件 体彩江苏七位数怎样才能中奖 东北四人麻将免费下载 广西快乐10分怎样开奖号码 三分pk10全天开奖结果 福州麻将怎么打 哪种理财平台最安全 重庆百变王牌概率 11选5安徽 秒速牛牛网址